小so

-阿寒の森-:

东京食尸鬼 

金木研 cn Omiya | 神代利世 cn 諾維

Photo thx O爸 | VJ

完整版请至我的微博^ ^


啊呜的绘图本:

#DMMD##红雀##20140819红雀生日企划# 雀哥生日快乐!!永远的红时雨大哥!!【大图在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45443971

[Eighteen]:

自从LOFTER抽了之后 这是第一次成功上传了长条

有点感动 TAT

这组图是上个月有天晚上闲着没事在室友脸上试了个妆

然后就玩脱了的产物

室友一个个都是美人儿啊

让我再哭会儿

花间清一色:

这学期的画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吧

该写作业和准备期末考试了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暑假见~

阿佛洛狄忒_amber_:

小哥:吴邪你猜猜我的口袋里有几块糖?
吴邪:猜对了你给我吃吗?
小哥点点头:嗯,猜对了两块都给你!
吴邪很兴奋:我猜五块!
小哥笑着把糖放到吴邪手里:我还欠你三块。

——这不是低智商的笑话,而是,因为爱你,所以允许了你的小贪心。

菜花田:

「你…听说过天狗吗?」

photo thanks 柏木

staff 肉侠/秋睦/音


其实是个今岩今向鸡血的预告(≡ω≡.)  

【青黄】一场来自仙界的风花雪月 第四发 下

糖心蛋:

啊!!!让我嚎一句吧,好……好喜欢这一更!!我自己都写醉了(泥垢!愿你们能看的开心!是时候从图书馆回去了,夜风好大TAT(答应你们醒来有二更我做到了QWQ


前文连接:http://kazushimochan.lofter.com/tag/%E7%9F%AD%E7%AF%87


第四发 下


被人仔细观察了兔唧唧反遭嫌弃的小兔仙自然没胆量用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方式对付龙……唧唧。


他只能窝厨房捣莲蓉撒气,青峰来找,要么先察风声躲远远的,要么以中秋将至人手不够为由拒绝。


青峰碰了几次灰,索性不来了,龙有傲骨,更何况他是一龙之下万龙之上!


他着实想不明白,既然这小兔子都敢做出那般暗示了,现下竟故作扭捏,究竟为哪般?


没劲透了!


于是,猜不透兔仙玲珑心的小龙王每每路过厨房,都故意佛佛衣袖卷起一阵龙风,威震庖厨,吓得来帮忙的虾兵蟹将皆缩虾壳丢蟹钳,唯有黄濑视龙无物,该揉面团揉面团,该捏莲蓉捏莲蓉,哪怕小龙王的怒气如野火燎原般点燃厨房各个角落,依然无动于衷。


可恶——因果循环,青峰只能更生气,他本打算八月十四三界大赦之日约黄濑去人间游玩,但想及这几日针尖对麦芒似的冷战,最后决定孤身一人独自前往。


管他呢——浮出海平面那刻,小龙王心里竟有说不出的落寞。


不远的天边,五彩斑斓的灯火浮空闪烁,似盈盈跃动的舞者跳出人间喜乐安平。


“砰”——突然,一簇烟花在青峰头顶的夜空炸裂,迸射的星火照亮寂静的海平面——橙红、金黄,灿若星辰的光影交织出一幅空前盛大的画卷,莹莹烟火投在青峰颀长孤冷的身影上,落下一地叹息。


原来,人间的庆典已经开始,舞乐流转,觥筹交错,一盏盏承载寄予的孔明灯从花红酒绿处飘来,越过海平面,飘向更幽远的深空。


微凉的夜风灌进空荡的袖口,他,有些后悔了。


八月十四是三界大赦的日子,这日,仙界无需下尘令,龙宫无需出海令,妖界无需出山令,就连地府也允许地狱上三层,有优异改善表现的鬼魂返人间偷偷探望在世的亲人。


可,过去的几百年,这三界共庆的日子始终与黄濑无缘,有人欢庆享乐就有人在背后默默付出,黄濑便属其一。


成仙以来,先在月宫无休止的捣莲蓉,后升为御厨又无休止的做月饼,中秋的味道于他而言不过是细白的面粉和香甜的莲蓉,有时,他甚至觉得发腻。


他总是听着仙人们三三两两、欢歌笑语、结伴下凡去,又闻着那独属于人间的醉人酒香和浓郁桂花香从窗檐缝隙飘进来——年复一年。


可他只能独占一方小小灶台,在那堂皇富丽的御厨房内,周而复始做自己的工作。


他很累,很厌倦,很烦躁,却又无可奈何。


但今年不一样。


今年他不再需要承受玉帝的天威窝身于那方灶台,踏不出御厨房半步。


今年,他在海底,这里的一栏一阁都如那幽蓝深海让人心静,他很喜欢。


今年,他比任何时候都早完成了任务,毕竟,龙宫就那么大,他有所期待,也就冥冥不觉中加快了速度。


今年,他认识了青峰,有了朋友,他以为会有所不同……


龙宫似乎比仙界更向往人间的花花草草,当海螺夫敲响八月十四子时的第一声钟鸣时,整个龙宫都沸腾了。


“上仙上仙,咱们一起出去玩吧!”常来厨房帮忙的蟹子迫不及待背上足有半人高的竹楼,挥舞着大钳一蹦一跳问黄濑,“人间有好多有意思的玩意呢,我准备买一篓子回来把房间塞满!”


黄濑止住心动,望了望门口,道,“我……我约了……不,已经有人约我了,抱歉呢。”他也不知为何能如此笃定说出这番话,似乎这是真的一样。


“哦,那上仙可要抓紧机会好好玩呢,一年就这么一次!”说着招呼一群虾朋蟹友一溜烟出海逍遥去了。


厨房瞬间冷清了,登登登,登登登,脚步声,碰撞声,从四面八方传来,全洋溢着喜庆,鱼潮,虾潮,蟹潮……一时间围堵得龙宫大门水泄不通,就连龟丞相也蹒跚着腿颤巍巍跟在老龙王身后准备出海。


渐渐地,喧嚣越来越低,直至散去,只剩雕栏的水晶珠不停掉落水滴的声音,滴答滴答……


“上仙,您还不走吗?”


蓦然而至的询问让黄濑猛地怔在原地,他发现自己竟矗立在紧闭的龙纹雕花巨门外。


你在期待什么?他这样问自己,他明明应该朝着龙宫大门走才对,却为何来到这里?


“上仙?”来人又问了一次,黄濑这才发现是时常跟在青峰身后侍奉的小跟班——鲛人阿玉。


“还有三刻龙宫大门就要关了,上仙还不走吗?”阿玉问道。


“我……”话一出口,黄濑不知怎的停顿了,而后,鬼使神差的问道,“八太子呢?”


“太子早走了!”阿玉不知是否是自己眼花,那一瞬他看到黄濑眼眸迅速黯淡下去,不觉有些担忧,“上仙你……”


语未落,便被黄濑打断了,“我,我想起来了,厨房还有一推事等着我处理呢!”亲切温和、如旭日东阳的灿烂笑容几乎顷刻间重新挂在脸上。


“你快去,不然待会宫门关了有的你哭鼻子!”说着将阿玉往出宫方向推了推,转身往回走,阿玉一边走一边怀疑自己该不会真的年纪轻轻就老眼昏花了吧?好生着急。


黄濑越想越觉得委屈,忍不住鼻子泛酸,开始还忍着,后来想反正四下无鱼虾,索性光明正大开始抽鼻子,“小青峰,大笨蛋!”


说时迟,那时快,骤然间,劲风四起,一股力道从背后直袭而来,后领像是被谁突然勒紧拽住,一时难以呼吸,黄濑反手抵御,掣肘向后奋力一扣,只扯住一只青色的袖口,他蓦然张大眼睛还来不及反应就和脚下迅起的白光一道消失了。


再睁眼,映入眼帘的是大片漂浮的河灯,一盏挨着一盏,忽明忽暗的烛光从薄如蝉翼的宣纸中透出来,如同在幽幽镜湖上洒落了银河。


岸边的垂柳亲吻着湖面,风佛柳动,树影幢幢,搅乱一池春水,倒影随微波浮动,放佛涤荡起墨色。


桥下春波绿——这是人间,犹胜仙境。


黄濑痴了,也呆了,这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色,空气中弥散着他从未闻过的味道,是人情。他深深呼吸了一口,再悠悠吐出,似乎内心的百年孤独瞬即化作青烟,消散了。


有热气喷薄在耳际,痒痒的,和他一样,是不属于人间的气味,他转头,正对上一双深邃的眼眸,仿若贮有深泉。


凡人皆语,口能言,目亦能言,可他却看不透这双眸藏有的深意。


因为眼前这人说了好多话,也问了他好多话,句句穿透心房,句句深含他韵,让他想不穿,猜不透。


他说,“你跑哪里去了?我把整个龙宫翻遍了才找到你!”是怒。


他说,“明明是只兔子却慢得跟乌龟一样,再晚点,这庆典该结束了!”是嗔。


他说,“我带你来,并不表示我俩间了结了,你若不给个为何故意躲着我的说法,小王定不饶你。”是怨。


他说,“喂,你倒是说句话啊,平时不挺牙尖嘴利么?怎么这下成闷葫芦了?难不成被小王爷我感动到泣不成声了?”是喜。


他说,“你不说话,我就默认你很开心了?虽然你惹小王不开心,但不妨碍小王继续拿你当朋友,感谢我的宽宏大量,心胸似海吧!”是乐。


“厚脸皮!”黄濑笑着打断他的喋喋不休,怕他再自顾自说下去,这讯息量就真的难以消化了。


还是及时截断好!


青峰见他眉眼弯起了弧度,不由松了口气,道,“天底下敢这样骂东海八太子的也只有你了。”


黄濑老神在在的拍拍他肩膀,眼里扬起一抹得意,“谁叫我和八太子是朋友呢!”


“既然是朋友你为何躲着他?还对他视而不见?!”闻言,青峰突然逼近黄濑,吓了他好大一跳,不由倒退两步,背靠一棵粗柳才堪堪站稳。


“我……”抬眼,青峰的脸近在咫尺,冷俊的线条在月光的笼罩下渡上一层朦胧的柔色,让黄濑一时失语。


青峰挑起一边眉毛,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黄濑,似乎在暗示他接着说下去。


黄濑并非扭捏之人,念想对方都如此坦荡问出口了,自己直言又何妨,朋友本就应肝胆相照。


遂,思忖片刻,在青峰的审视下,一字一句认真的道:“我真心真意待你,你却戏耍于我……我仙位虽低,却也是有铮铮硬骨的……所以我打定主意,若你……若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说法,我是断断不会先低头……”


其后余语皆淹没在一片冰凉的触感中,青峰的双唇快如惊鸿,暴雨突至般轰然席卷了他,他一手固定住黄濑后脑,一手揽住腰部将其深深埋进怀里,由不得他动弹分毫,而后,一寸一寸在那不薄不厚湿糯柔软的嘴唇上,碾转啃咬,厮磨深吮,直吻到黄濑喘不过气、几乎窒息时,才将唇舌从他口中退出来。


错开稍许距离,额头贴着额头,鼻尖点着鼻尖,粗重的喘息在彼此间流淌,青峰微眯着双眼,视线在黄濑脸上一一逡巡而过,泛着生理性泪水的微红眼角,因急促的呼吸而潮红的双颊,还牵扯着一两缕晶莹银丝的下唇……


当黄濑瞳仁中飘忽不定的焦点与他针对的瞬间,他就那样毫无防备的拉弓引箭,将他一箭射个通透。


——只听他说,“若我给你这个说法呢?”


TBC